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荣誉资质
明湖之畔“左岸之光”永不熄灭
发布时间:2019-08-23        

  林之光梦见自己走进一片茂密的丛林,一棵又一棵郁郁葱葱的树,高大、紧密,整齐地列着队。树与树中间有一条很狭窄的小道,看不到尽头,似乎伸向了幽秘的深处。

  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吸引着他,让他不由自主地沿着小道朝深处走去。有薄雾萦绕,林之光感觉到雾气拂过脸颊时的清凉和湿润。那雾气蒙住了他的眼睛,让他看不清方向。他取下眼镜,想擦一擦,一时又找不到可以擦的东西,只好用指腹轻轻划过镜面。

  20世纪90年代初,文学青年林之光放弃国企铁饭碗,在明州公园路开办第一家左岸之光书店,开始了让左岸之光书店成为明州文化地标的理想追求;

  文学青年谢大军从农村来到明州打工,寻觅诗意与现实的最佳结合,人生的意义与目标;

  高中毕业生周洋高考落榜,应聘到左岸之光书店工作,成为林之光开创事业的得力助手,并成就一段美好的感情;

  农村女孩卓慧为改变命运,嫁给城里智障青年罗健,借婚姻为跳板,最终是否如愿?

  包容、开放的沿海城市明州,在时光的长河里,见证着一群年轻人的成长。事业起伏,命运跌宕,情感纠葛,不变的是对理想的追求、对文化的坚守、对真情的向往……

  天涯,本名沈珈如,宁波人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从事文学创作多年,已出版长篇小说、短篇小说集、散文集、散文诗集、报告文学等个人专著二十多部。有作品获省、市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。长篇小说《女船王》(合)被改编成大型甬剧《甬港往事》,并成功转让电视剧改编权。现为自由撰稿人。

  《左岸之光》写的是一批卖书的人境遇,写他们的婚姻、爱情、事业。在这样的时候,读这样的作品,百感交集。当下的长篇小说里面,很少有一部作品把眼光对准这样一群人,写书业,写民营书店的。

  这部长篇小说可读性强,传达的是正能量。主人公林之光走在一条民营书店的创业之路上,在梦想与现实之间执着,是一个追梦的人、逐光的人。作品具有浓重的浪漫色彩。“左岸之光”四个字,正是一种精神的象征。

  “铛”,一记带着几分厚重的钟声,从明州地标性建筑鼓楼上传了过来,散发出悠远的回音。

  一只神奇的手对时间这盘磁带进行了快速倒带,“咔嚓”一声,定格在风起云涌的80年代中期。

  身材瘦高,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的林之光背着书包走出明州中学大门,作为一名高三学生,他眼下最重要的事是考大学。当别的同学在紧张复习功课时,他还时不时要偷看几本闲书。今天是星期五,他想去母亲李小梅工作的新华书店看看,不知道最近又到了什么新书。

  学校离市新华书店不远,穿过一街一巷就到了。林之光很喜欢走这条路,特别是夏天,狭窄的马路两边是枝繁叶茂的梧桐树,被遮挡的阳光变成了碎片,洒在马路上。走在树阴下,感觉特别的凉爽。巷子两边是参差不齐的老房子,有的平房,也有二层楼的,木结构和砖瓦混搭。临街的二层楼住户,有的自住,有的出租。这些灰扑扑的房子,只有下过雨或雪后,才会变成一幅画。黑瓦白雪,有种说不出的静谧意韵。

  林之光走进书店的大门,看到母亲正站在柜台后忙碌,就上前叫了一声妈,两只眼睛就朝柜台里瞧。小时候,他最喜欢跟母亲到书店来,眼巴巴望着玻璃柜里的小人书。组长不在的时候,母亲会偷偷从柜子里拿出一本小人书让他坐在角落里看,千叮咛,万嘱咐,让他翻的时候小心,不要搞破了,也不能折,免得留下痕迹。组长在,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。他只好在店里转来转去,碰到特别想看的,就双手趴着玻璃柜不动,冬天的时候,多盯一会,嘴里喷出的口气会让玻璃沾上雾气,他就伸出小手去擦。初高中阶段,他已养成了看杂书的习惯。那时候,381818cm白小姐中特网。书不多,该看什么书,不懂,也没那么讲究,反正能抓到什么就看什么,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文学方面的书,喜欢看小说。

  李小梅见儿子进来,微微点了下头,没空搭理,今天遇到一位难侍候的主,挑挑捡捡了半天,还没有决定买哪一本。顾客是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,个小,身子挺单薄的,脸上没几两肉,穿着一套宽大的蓝色工作服,工作服的口袋上印着“丰和”两个字。

  几次反复上上下下取书之后,李小梅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,没好气地说,你到底要不要?

  就那套《太平广记》吧!小青年犹豫了一下,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,对李小梅说。

  李小梅暗暗吃了一惊,中华书局出版的《太平广记》一套10册,价格不便宜,没想到这个人看起来貌不惊人,买起书来倒有气魄,不禁多打量了对方一眼。

  一共15元6角,你真有眼力,这套书只剩最后一套了。李小梅的脸色由阴转晴,热情地对小青年说。

  李小梅把票据交给小青年,见儿子伸长脖子东张西望,说你还不回家做作业去?马上要高考了,你倒是给我用点心。从传奇私服发布网站上访问传奇私服网站时都自动被跳转到11523825

  正说着,小青年拿着收款凭证过来,交给李小梅,把那套《太平广记》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,盯着李小梅把书包扎好。林之光站在一边,很羡慕地看着,很想去翻翻。小青年感受到林之光的目光,就笑着问,你看过吗?林之光摇头,说没看过。小青年一本正经地说,我也没看过。林之光见对方没比自己大几岁,说话这么幽默,跟着笑了起来,说大哥真厉害,一出手就是一套。

  李小梅见那小青年一反刚才的挑剔劲,忍不住好奇问道,小伙子,你在丰和陶瓷厂工作?小青年嗯了一声。李小梅开了一句玩笑,说买了这套书,你这个月是不是都要喝酱油汤了?小青年说,差不多。

  小青年走的时候,林之光知道了他的名字叫胡杨,比他大四岁,虽然没读过大学,但特别喜欢书,逛旧书摊和书店是他的一大爱好,省吃俭用就是为了买书。林之光没想到一个工人居然这么喜欢书,敬佩得不行,看胡杨的目光里又多了一份崇拜。

  见胡杨小心翼翼拎着书走了,林之光转过头对母亲说,以后我工作了,就可以随心所欲买书看了。对了,妈,今天有啥好书给我也买一本。

  闲书少看,又不能当饭吃。李小梅对宝贝儿子这个爱好总体还是支持的。只是现在马上要高考,她实在怕儿子分心。林之光信誓旦旦不会影响学习,她才勉强同意。

  这一天,当林之光离开书店,他的书包里多了一本苏联作家伊凡.沙米亚金写的小说《多雪的冬天》。林之光心满意足地回家去,想着晚上做好作业可以看小说,心里是按捺不住的兴奋。

  拐个弯,这条街最高的一幢五层楼房子映入林之光眼帘,那是他同学沈默的家。沈家祖上是大户人家,又有多名亲戚在国外,以前因为这海外关系,沈家的日子很不好过。改革开放后就不一样了,这海外关系又成了令人眼红的香馍馍。这房子是沈默爷爷造的,后来被政府分给好几户人家住,沈默和他父母、姐姐沈伊住在一楼。每天早上去学校,好多次,他都碰到沈伊拎着马桶出来,放到门口的树下。不远处,环卫工人拉着粪便车,摇着铃铛沿街在收路边马桶里的污物。也有小孩子奉命端着小便盆去公共厕所倒掉,急急穿过马路,一脸的不情愿。

  走到沈默家门口,见沈默拿着一瓶酱油从隔壁副食品商店出来,打了声招呼。沈默见林之光还背着书包,就问,现在才回家?

  沈默说好。然后又得意地告诉林之光,我爸说了,如果我这次能考上大学,他会奖励我一套《鲁迅全集》。

  那天晚上,林之光等父母睡了才拿出《多雪的冬天》,坐在床上看了起来。怕母亲万一起来发现,他用两本练习册挡住台灯向外发散的光,只留一个朝着床头的光源。边看边默记主人公伊凡·瓦西里耶维奇·安东纽克的名字,心想外国人真麻烦,取这么长的名字,记性不好的人,估计是看了后面,忘了前面。不过说实在话,这书没有武侠小说好看,有些枯燥,林之光看着看着,眼皮就打起架来。他瞧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,快11点了,连忙收起书,关灯睡觉。

  1991年一个初秋的午后,林之光和沈默站在明湖边的柳树下,聊着理想与现实的差距。

财神爷现场开奖| 木港台现场报码香港现场报码| 彩霸王中特网独家妙解| 九龙公式规律高手论坛| 网上独一无二正宗六合| 香港马会资料网址大全| 香港牛魔王管家婆新传| 黑码堂图库黑白图| 彩霸王特駌| 香港挂牌正版之正挂|